12月6日,电影《亲爱的》中被拐儿童的原型孙卓被找到,但看似大圆满的结局却引发了许多现实问题。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孙卓的养母说,是一个姓吴的亲戚告诉她,孙卓的父母离婚了,没有人赡养,所以他们把孩子带到了这里。孙卓被带回去后,他们把他的户口留在了黑龙江的一个城市。“这不影响他上学,他的学籍还在山东。”

孙卓被绑架后如何登记?拐卖志愿者谈五种“粉饰”被拐卖儿童身份的方法。插图

▲孙海洋一家人相拥而泣。

一时间,孙卓是如何注册的,相关人员是否为拐卖儿童开了绿灯等问题引起了网友的关注。据山东省聊城市阳谷县公安局12月8日发布的信息通报,当地已成立专案组,对被拐儿童进行户籍调查。有关情况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如有违反法律法规将严肃处理。

孙卓被绑架后如何登记?拐卖志愿者谈五种“粉饰”被拐卖儿童身份的方法。插图1

▲警方通知

通过走访阳谷县当地,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过去几年,当地收养或领养男孩的情况并不少见,这些“半路出家”的孩子有可能被“刷白”。

“如果你有钱,你可以开个账户。”一位村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当地农村家庭肯定有男孩,不然会被亲戚朋友看不起,排挤。例如,根据习俗,只有男人才能进入灵堂叫醒死者。家里没有男生,就不能参加亲戚朋友家的葬礼,也不能帮别人做体力活。当你的家人需要的时候,别人往往不会帮你。所以很多家里没有男孩的家庭都会尝试收养或者领养男孩。然而,村民并没有多说什么如何用金钱和关系来“粉饰”自己的身份。

据拐卖儿童多年的志愿者上官正义介绍,社会中介在拐卖儿童的同时,一直在操作非法户籍,在某些环节利用“懈怠”,为被拐儿童提供了“洗白”的可能。“途径很多,大致可以分为买出生证明、买户籍、做假亲子鉴定、报假警、非法代孕公司办证。”

传统的“粉饰”被拐儿童身份的方式大多是出卖户口或出生医学证明。

有多年拐卖经历的志愿者上官正义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每当发现被拐儿童和来历不明儿童时,他们都会发现这些被拐儿童背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可以通过各种“正规”渠道粉饰这些被拐儿童的身份。“正是因为身份被粉饰,孩子更难被找回。”

据上官正义介绍,通过多年接触和卧底打击涉嫌“粉饰”被拐儿童身份的犯罪中介团伙,他了解到,过去较为传统的“粉饰”方式是出卖户籍或出生医学证明,“出卖户籍”是指社会中介拉拢个人户籍管理人员“配合”,无需提供任何证件材料,只提供自己需要的孩子的基本信息,就可以为自己想要的孩子建立新的户籍。出售出生医学证明是指医院内部的人与社会代理人串通,有组织地为‘客户’提供出生医学证明,每张证明的价格从几千到十万元不等。”

孙卓被绑架后如何登记?拐卖志愿者谈五种“粉饰”被拐卖儿童身份的方法。插图2

▲阳谷县的一个村庄

对于卖账的操作,上官正义举例说明,比如张某某想要一个2018年8月8日出生的账户。中介知道需求后,会转到网上或注册人员那里,人员会在公安网上查找辖区内生育过3岁孩子的张夫妇的户籍信息。如果需要一个有一个孩子的家庭,所需的3岁孩子账户将与第二个孩子的名字“链接”到它的名字上,但户主根本不知道它的名字。开户完成后,中介将户口本邮寄给张某某(客户)。随后,如果张某某要求将孩子的户籍转移到自己名下,就要缴纳一定的费用,然后对方会帮他将孩子的户籍转移到相关的户口本上。

“出售出生医学证明的常规操作模式是由社会中介负责寻找客户,一般是配合拐卖中介为拐卖儿童提供一站式‘售后’服务。然后,中介会根据客户提供的家长基本信息,以及被买孩子的姓名、出生日期等基本信息,传递给医院工作人员。”上官正义说,这种操作大概七天就可以完成,从办理证书到客户拿到证书。

针对上述两种“刷单”方式,一位从事户籍管理多年的公安民警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社会中介拉拢个别户籍管理人员“合作”的情况确实存在,但公安机关内部一直在整顿,这种情况近年来很少发生。“公安机关主要是收集材料,根据材料的真伪去入户,但如果这个材料有猫腻,其实很难百分百认定。”

警方表示,根据我国户籍管理制度,新生儿出生后,申请的出生医学证明是孩子身份的唯一证明,出生证明是户籍的重要证明。因此,公安机关在为新生儿入户时,主要是核对户籍簿、身份证、父母双方的结婚证以及新生儿的出生证明。如果孩子的出生证明是在父母工作地点或父母户籍所在地以外的地方出具的,那么警方会对证明产生怀疑,然后发函给发证机关核实。“一般来说,出生医学证明不容易伪造,因为上面有防伪标记和编号。但不能排除发证机关内部存在问题,导致证书来源出现问题。”

假亲子鉴定、假警方报案、非法代孕公司的新身份“粉饰”手段都比较隐蔽。

上官正义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由于近年来对买卖出生证明和户口的打击力度加大,这些社会中介结合出生医学证明的管理制度,或在某些环节“松懈”,开发出了新的“美白”方法。比如借假亲子鉴定,报假警,非法代孕公司。

“借用虚假司法亲子鉴定可以补办出生医学证明并落户.”上官正义表示,根据相关证明管理制度,部分未能在医院生育的新生儿,或出生医学证明遗失或损毁的新生儿,或在申领出生证明后未在规定时间内办理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可通过司法亲子鉴定重新开具证明。“就像我买了一个1岁的孩子,只需要按照要求填写信息,不需要提供任何DNA样本(中介会给他准备三份相关的血样),过几天就能拿到我要买的孩子。”然后你可以根据这个报告去公安户籍部门去户籍部门。”

此外,上官正义还表示,除了利用虚假司法亲子鉴定补办出生医学证明外,很多非法代孕公司也会参与“美白”过程。“比如我买了一个男孩,想办出生证明,代孕代理人会安排和怀男孩的孕妇联系。孕妇分娩时,会带着买方的身份信息住院,分娩时买方可以带着自己的身份信息到医疗机构开具出生证明。

上官正义说,这种手术叫“套证”,主要发生在私立医院。代孕代理人多用于笼络、勾结医疗机构内部人员,利用医院的管理漏洞,为被购买的孩子提供出生医学证明,每张出生证明黑市价格在6-10万元之间。

孙卓被绑架后如何登记?拐卖志愿者谈五种“粉饰”被拐卖儿童身份的方法。插图3  上官正义告诉记者,随着上述几种“洗白”方式的逐渐隐蔽,以及价格日益增长,不少通过非法渠道购买孩子的家庭又想出新的“洗白”方法——报假警。即买方在向警方报案称自己捡到一个被遗弃的小孩前,已通过中介等找好关系,对接好报警时间和地点。再由相关人员出警并出具捡拾弃婴证明,买方持该证明到民政备案,等到一定时间后,即可以收养、领养的名义为小孩进行上户,“这种情况的小孩多是被亲生父母卖掉的,所以事后警方在进行DNA采集入库和登报公示60天时,也多为程序上的流程,并无实效。”上官正义告诉记者,随着上述“刷单”方式的逐渐隐蔽和价格的不断上涨,很多通过非法渠道购买孩子的家庭都想出了一个新的“刷单”方式——报假警。即在买家报警称发现弃婴之前,已经通过中介等找到了不错的关系。,并停靠了报警时间和地点。然后相关人员去报警,出具接弃婴证明。买方将证书带到民政部门备案。过了一定时间,他可以以收养的名义去住户家为孩子办理。“这种情况下的孩子大多是被亲生父母卖掉的。因此,事后,当警方收集并储存DNA并在报纸上公布60天时,大多是一个程序性的过程,是无效的。”

北京白锐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志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购买出生证明或户口可能构成买卖国家机关公文罪。对于其他行为,可能构成以下情形:明知他人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仍为其提供户籍证明、出生证明或者其他帮助。此类案件将以买卖被拐卖妇女儿童罪的共犯论处。

红星新闻记者罗实习记者王